瓶底耳語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733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黑嘴鷗

數日前,黑嘴鷗埋頭撿拾灘地上的乾草,說要打造一個屬於
自已的家,如今,卻被這突如其來的告知,倍顯疑慮。眼見
燕鷗們已補足食物,對於遙遠的家鄉已蓄勢待發,但黑嘴鷗
卻獨立於海堤上,不知何去何從。

動植物們隨大自然的四季交替,生長、遷徙。這屬顧大地的
鐘,沒有人可以割捨。當最後一個東北季風走了之後,灘地
上的燕鷗也隨之不見蹤影。

春,來了…

今年,黑嘴鷗未參與燕鷗們行程前的盛會,說,會干擾思考。
說,要學會獨立。

他問著:「這島上,哪兒還有我的同伴?」

「不知,哪兒食物豊沛,他們就到那兒。」我說。

「現在如果你覓著了那些同伴,也許還來得及北返。」我繼續說著。

黑嘴鷗道:「不,我不是這個意思!」。

黑嘴鷗頓了會兒,於是張了翅,乘風飛了。

 海水又淹沒了整個潮間帶,水鳥們已到別處休憩,期待下次
的退潮,而我在期待什麼,我頓了一會兒,張了翅,想飛也
不知往那兒。

 翌日,黑嘴鷗只表達了他不願旅行的訊息,隨後,大肆於天
空展現傲人的飛行能力。忽地,俯衝而下,濺起了白色水花。
再飛起時,嘴裏已啣著一條魚。如此的雕蟲計兩,對黑嘴鷗而
言,是不隨意表演給人類看的。

如今燕鷗們都已北返,灘地在冷清也不過。沒有人陪伴的黯夜。
或許,經過一夜,牠頓悟出什麼了。

「三天後,你來參觀我的家!」黑嘴鷗於高空吶喊後,便不見
蹤跡。

我於是笑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